中山橋拆解了,散落再春游泳池原址上。殘骸受制於載具,橋,已然消逝。為了重新組回中山橋,殘骸留在消失的水岸邊。然而,能夠不代表必然該如此而為,設計就建立在這已然發生的斷裂上。 新介入的設計裡,一條橋的”裡面”而不是上面,展示著人們留下來卻不願再提起的事物。在此,人們經歷河岸剖面,穿越水泥塊與一座泳池水道卻無法真實的觸摸,直到巨大的水泥塊躍入通道的另一端為止。橋,連接的不是堤坊的內與外,而是極端的尺度變化與人們不願面對的過去與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