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2

2016东海建筑系洪文雄老师纪念竞图



题目:迈向‘共感群体’的构筑

论述说明:

身体在被肌肤包覆的内部,有着神经系统、骨骼构成与不同机能的器官。如同身体的解剖学,建筑集合著世界上的不同事物与物质材料,形成一空间的包覆体。因此,建筑不再是外部型态的问题,如同身体连结著演化史,存在着与其他物种生态的链结关系,建筑的身体思考着与其他事物的连结。所以,建筑的身体应该是人工制造的动态地形,不仅应该将所处之地的力量释放出来,也承载着和事物所开启的连结关系,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反思建筑的生成,也进一步对于行为、城市与地景的阅读与思考,提出另一种创造性的观点。因此,身体解剖学的概念提出另一种思考途径的参照,在不同的尺度讨论身体感官、物质组成、城市纹理和自然地景间的关系,也同时对应进一步给出关于社会性、历史性和公共性的讨论,此时关于人工制造的构筑意义而言,是一种找寻、一种思考的起点、一种策略;一种反省、一种意识他者的存在,更是一种价值的显现,也因此,构筑不单是技术性的构造物制造,而是透过回归身体自身,迈向一种‘共感群体’的创造。

此一‘共感群体’的创造基本作用着三种层次:皮层(skin)、肌肉组织(musculature)与内脏(viscera)。皮层涉及了物质的肌理,不仅是视觉性的给出,更连结著许多细微的关系,光线因为物质的肌理呈现丰富的细腻表情、风不同力度的穿越、身体游走在场所中的声响、身体躺卧的微角度变化…等,抑或是一种由物质出发的时间性,这些肌理都涉及了让身体往下一个瞬间趋动的力量,形成视觉对于其他感官作用的一种过渡。肌肉组织思考着让支撑空间的结构、物质构成的关系成为一种力量的可见与传递,这一力量的可见与传递形成在整体空间下作用于每一个身体的微体感,这一微体感让身体意识他者的共在,也因为他者的聚集叠制微体感的强度。第三种层次论及内脏是一种直接进入身体深层的脉动,无需透过系统性的感知判断,而是直接地与身体共振,这三种层次论及了从身体自身出发所迈向的公共性。

此次竞图的内容是一种论述问题方式的打开,涉及一种给出身体位置的建筑思想讨论与呈现,而不单只是结果的呈现。首先是透过一种观察者技术的提出,对于所欲论述的对象物进行身体在场的剖析,去呈显问题与背后可能的思想,此时的构筑透过物质性的研究是在给出一种回应的方式、反省与策略,并进一步提出对于历史性(记忆、纪念性)、社会性(价值、资源)与公共性(纪录、未来)的讨论。

操作的范围设定于台中市,在这个城市中有历史纹理的脉络、不断扩张的都市边界、公共空间的私有化、闲置中区的艺文介入、公共建设的存废争论...等,也同时存在着许多关于一道墙、一扇窗和铺面质感...等如何给出公共价值的微小论题,我们该如何发展一种观察者的技术去解剖出问题的核心,透过一种构筑的实践和态度来回应,形成一种公共性的启蒙。

成果要求:

1.观察者的技术:可以透过任何媒介(影像、装置、绘画...等)进行,但需清楚呈现
透过身体解剖与在场所形成的测量方式。

2.论题呈显:清楚的透过图和模型说明如何形成、圈围与朝向论题的方式,而非单向主观的认定论题。

3.构筑实践:清楚呈现回应论题的构筑位置与态度,与因此所进行的物质实验,包含物质的肌理、组构间的力量关系与其所形塑的布局。